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元旦贺文 【觉军/上】

#觉醒实体化#
竟然忘记标这个……/

  邮差丝毫没有技术的驾车让引擎和轮胎都发出痛苦的惨嚎,还是凌晨,这种声音就在Flippy家门前响了两次,但是这并没有对正在睡眠中的宅主造成什么影响,反倒是睡在他旁边的谁被折磨得合不上眼。

  Fliqpy懊恼地咂了咂嘴,伸手抓了几下睡乱的头发,瞥了一眼旁边一脸安稳的人,最后还是把咒骂烂在了肚子里,翻身从被子里出来,硬撑着耐心把衣服给套好,推开门出去准备找那个不长心眼的人算账。

  结果显而易见,除了路上凌乱躺着的黑色辄印,什么都没有。

  他走过去打开邮箱,里面孤零零躺着一封请柬,外封上五彩的字体颜色搭配明显地透着欢乐的气息,Fliqpy被清晨的寒流送了一个极为亲切的拥抱,撇了撇嘴只得拿着这么一个东西走回房子里,他把门带上,那些尾随的冷空气就被拦腰斩断,趁乱溜进来的,也被暖意给融化掉。

  信封的一角被撕开,废弃没有价值的那一块被理所当然地丢弃在桌子上空着的地方,信纸——准确来说是邀请函被抽了出来,上面的字迹工整,Fliqpy对这笔迹的主人有点印象,一个蓝发的,戴着眼镜的孩子,对科学研究很痴迷。

[亲爱的Flippy先生:

  我们邀请了镇上的所有居民,打算办一场盛宴来见证新一年的到来,希望您也能到场,如果不麻烦的话,我们同时也需要您的帮助来布置具体事项安排,十分感谢。地址及时间已在反面注明。
                                                      Sniffles]

  Fliqpy把手腕转了转,让那张信函的反面正对自己,那上面手绘了一张地图,很明显能看出举办地点及路线,而时间是在晚上九点开始,并未标明结束时间。

  “真无聊。”他落下这么几个字眼,随手把这张纸对折了几下准备塞回信封,然后停住了,又把它摊开,停顿了将近一分钟,便把这张连折痕都整齐好看的东西揉成一团,然后用手压迫着把它捏得没办法再变形,这微小的噪音很快消失,他又把信封给捏得看不出原样,之后就把它们俩都扔进了垃圾桶。

  Fliqpy走回了卧室,床上躺着的人似乎是在不久前转醒,正揉着眼睛看着他,Fliqpy认输一样地叹了口气,把外套和其他衣物又扔回地上,回到被子里拍拍Flippy的脑袋。

  “没什么,继续睡吧。”

  “嗯……好……”

  Fliqpy把身子暖和的人拉进怀里,Flippy则是没有反抗地任由对方身上的凉意把自己围住,接着缓缓地等着两个人的体温一起上升回去。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