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冬夏交替 【红军/HTF】

#红军##HTF#  半夜填了第二章还睡着了两次……修改完毕。

Step.2

  Splendont不记得具体的过程了,他只记得最后他赢了,在和did毫不顾忌周遭环境的情况下,最后是他还站着,就站在残垣破壁和尸横遍野里面,谁都不剩下了,除了他和铺天盖地的红。

  他也是红。

  他承认,自己是想要得到英雄的身份,他不想当一个影子,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现在Splendid倒下了,坚固的大楼也倒下了,人群也倒下了,终究他得到的只有铺天盖地的红。

  而他则隶属其中。

  英雄不剩下了,只剩下悼念的鲜花,枯败地倒在他脚边。

  然后他醒了,梦境的余温也不再停留片刻。

  Splendont来到了Happy Tree Friends 小镇,准确来说,是刚来不久。

  在房顶上的温度说不出是怎样的感受,但绝对不能划进能让人安心入眠的范围,毕竟这还把不尽人意的事实又强调了一遍,红色的飞鼠先生并没有可以居住的地方。他不记得是怎么到达这里的,所有在第一次醒来之前的记忆都掩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雾气,从雾的那一头不时透过来灰尘的呛鼻味道,而还残留在雾这一头的只有这样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梦和想要成为单独个体的冲动。

  这下子记忆慢慢从逐渐露白的天色后浮了出来,昨天那是第几次被看做是Splendid?他不想去数,似乎无论做什么,无论去到哪里,都无法摆脱这个名字,他都快要疲倦了,在感谢的话语之后紧接着就是这个名字。而昨天那是第几次说自己是Splendont?他也懒得去记,这个名字说多少遍大概都不会被记住了。

  他翻身坐起,看着视线尽头的白色一点一点往上扯。

  日出真慢。

  他不再把耐心花在等待上,站稳后轻盈地跃了下去,沉眠在温暖被子里的人们一个都没有发觉房顶上的不速之客已悄然离开,依旧沉浸在睡梦中。

  这是一个失误,一定是一整晚的低温错把露水当成棉絮盖在了自己身上,Splendont如此安慰着自己,水珠依依不舍地连在发丝之间,红色的头发就这么紧紧地贴在一起,把清晨的温度毫无保留地传达到了皮肤上,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好?]

  Splendont应声回过头,在这个时间大概只有自己在外面闲逛了,如果不包括喊住自己的那个人的话。不紧不慢地把目光飘到对方身上,一点都不刺眼的颜色倒是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在对方继续之前,Splendont想着。

  接下来的一句话肯定会和Splendid这个名字扯上关系。

  [你身上湿透了,我能帮帮你吗?]

  比发色的红更为鲜艳的眼睛眨了眨,他想他大概是听错了,但接下来的两句话里一定会清楚地听见另外一个名字。

  [现在快到冬天了,降温很快。所以最好去换一身衣服?]

  奇怪,Splendont想从对方的眼睛里找点什么,但他除了一潭绿波和真真切切的关怀,一无所获。

  [抱歉……我会不会有些多管闲事了……]对方见Splendont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显得有些尴尬。

  [不,没有,谢谢关心,这点小事没关系,过一会就会干了。]他回过神,从那人的眼里逃了出来,他这次的猜测出了些差错,但结果不会变,对话如果继续下去,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名字一定会从对方口里蹦出来。

[你家在附近吗?如果太远你可以先到我家去洗个热水澡,不然会感冒。]

  [你……]Splendont犹豫了,最终还是把想法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方的表情仿佛在说这个问题很奇怪似的,然后仔细地看了他良久,恍然大悟一般。

  这个人也要提起那个名字了,Splendont的直觉在短短的几秒内叫嚣。

  [我之前没在小镇见过你……是新住民?]对方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接着说了下去,[我明白了,你应该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早上露水很重。]

  [我是Flippy,住在这附近,我们边走边说?再这样下去你大概就要生病了。]Flippy走上前去,拉住了Splendont的手,后者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上突如其来的热度,没有抗拒地跟着对方走了起来。

  [还没问过你的名字,你叫什么?]

  [……Splendont。]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顺着对方的步调走。

  [欢迎你来到这儿,Splendont。]Flippy小声地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把它记住,接着眼角弯了下来,Splendont花了好几秒才从呆滞状态里脱离,判断出这是一个微笑。

  这大概是自己得到的第一个微笑,只是给Splendont这个人的,他不自觉地想。

  手上的温度顺着血液流到了心里,又从心里送到各个角落,Splendont无意识地又把手握紧了一些,待他察觉到,只把这一举动当做是因为低温而本能地想要靠近温暖的东西。

  [谢谢。……Flippy……]

  [别客气,这是我该做的。]

  那头绿颜色的头发看上去异常温暖,好不容易露面的阳光首先就铺在了Flippy的脑袋上,垫上一层暖黄色。Splendont伸出手想要摸一摸,手感一定不亚于动物的绒毛,而在指尖碰到之前,他又停住了,蜷起手指把手缩了回来。

  自己都在想什么啊。

  [到了,浴室在那边,嗯……如果有不明白的可以叫我。]

  [麻烦你了。]掩饰住之前的失态,Splendont躲进了瓷砖地板的隔间,把门关上后松了一口气。

  由始至终,他所唤出口的Splendont。

  真是奇怪极了,叫做Flippy的人也是,自己也是。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