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圣诞贺文 【觉军】

拖了一年的文……某种意义上。以及肉汤有别期待。

  窗子外面是雨,延绵不绝的,从高处坠落,砸碎在玻璃上,它们乐此不疲地试图闯进屋,然后在仅隔室内一厘米的地方被拦下,粉身碎骨。

  整个镇子里是平安夜,现在其实并不晚,只不过外面阴沉的雨遮住本该有的阳光罢了。稍远处欢笑交谈声灵巧地穿过商店和房屋之间的间隙直达Flippy的家门,未经允许就从门缝里闯了进去,那些带着苹果香甜的欢笑在客厅里绕上几圈,随后一点不落地落在那位有着绿色眼眸的男人耳边。

  房屋内是被壁炉里火焰烤得温暖到燥热的空气,安静得只有均匀呼吸能被人所听见,钟盘上的指针恪守其职,不紧不慢地走动着,Flippy靠在沙发上,眼皮覆着那两颗好看的绿色,上下睫毛交织在一起,只有稍微起伏的胸脯证明这是一个活着的人,灯光由上倾洒至下,额前修理整齐的发投下一片暗色在他的眼睑上,他的手放在那本圣经上,而那本圣经则躺在他的膝上。

  附近的教堂是弥撒,大雨无法阻止虔诚的信徒们履行这件神圣的使命,他们早早地来到了这里,烛或灯光从内部穿透玻璃窗到外部撒下一幅彩色的画,那些雨帘正好充当画笔,于被雨水铺满的泥泞地面上再盖上一层斑斓。

  摆钟第五下敲完,那双绿色在那一层薄薄的肤色幕布拉起后再次于白色的亮光下显现出来,Flippy张口吸了一口气,与那教堂内传出,从开着的窗飘进来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天主使我们每年因期待救恩而喜乐,今晚我们知道,上主要降来救赎我们,明天早晨我们将看见上主的荣耀.所有生灵,都要看见我们天主的救援。]

  “你在念什么?”Fliqpy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Flippy的旁边,也许恰是刚才,也有可能是许久之前,头顶落下的灯光聚在他眼底,并未沉淀,白在那轮金里翻滚,颜色仿佛是教堂中巨大的吊灯,金属和水晶的灯枝上隐约闪着橙红色的焰火。

  [为了熙雍我决不缄默,为了耶路撒冷我决不休息,直到她的正义显现有如光明,她的救恩燃灼有如火炬。 ]

  “喂。”

  [万民都要见到你的正义,众王都要看见你的荣耀;人要给你起一个新的名号,是上主亲口所指定的。]

  “……”Fliqpy也不再自讨无趣,将腿放在了沙发前的桌上,向下挪了些让自己靠得更舒服一点。

  [你将是上主手中的荣冠,是你天主掌中的王冕。]

  [你不再称为「被遗弃的,」你的地域也不再称为「荒凉的;」因为你要称为「我可爱的,」你的地域要称为「已婚的,」因为上主喜爱你,你的地域将要婚嫁。]

  [就如青年怎样娶处女,你的建造者也要怎样娶你;新郎怎样喜爱新娘,你的天主也要怎样喜爱你。]

  上主,我要永远歌颂你的仁慈。

……

  这是教堂内的咏念,教徒们双手合十,闭着眼答诵。

  “……”有着好看耀眼眸子的男人抽出了那把发亮的刀,但他没有用它割裂任何东西,除了空气。

  [保禄就站起来,打手势说:「诸位以色列人和敬畏天主的人,请听!」]

  [以色列民族的天主,拣选了我们的祖先。当这百姓寄居埃及时,天主就举扬了他们,以大能的手臂从那里领他们出来。]

  [把他撤职以后,给他们立了达味为君王,天主为他作证说:我找到了叶瑟的儿子达味,他是一个合我心意的人,他要履行我的一切旨意。]

  [ 天主按照恩许,从他的后裔中给以色列兴起了一位救主耶稣。]

  有着平静深邃眼瞳的男人不为所动,依旧像一台精密机器般念着这些繁琐难记的咏词,和教堂里的主教一样,自始至终没有出丁点差错。

  [若翰在他来临以前,先向全以色列民宣讲了悔改的洗礼。]

    [及至若翰将完成自己的任务时,说道:我不是你们所猜想的那位,但是,看,他在我以后要来,我不配解他脚上的鞋。]

  Fliqpy少有安分地坐在一个位置上这样之久,手指灵活地运动着,将军刀上的辉芒旋转了一次又一次,最终还是把刀送进了鞘里,他侧头又看向Flippy,而被目光捕捉的那人依然是不慌不忙地掐着时间,每次都让念词恰巧与主教的声音完美叠合。

  哈利路亚。

  [明天,地上的邪恶将被消除,世界的救主要作我们的君王。]

  哈利路亚。

  Flippy张口似是又要接着念后面的内容,金瞳的所有者却没有耐心再等下去,那些唠唠叨叨又听不明白的东西他一刻也不想再往脑袋里放了。

  所以。

  “亚……”

  他抓住了Flippy的衣服领,硬拽过来,作为报复刻意在对方张开嘴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吻了上去,后者也来不及反应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哽住。这是一个吻,一个来自野兽的吻,野兽有着让猎物畏惧的獠牙,有着撕裂爪下之物的能力,也有着非常不好的脾气。

  可是这却是一个来自野兽的,没有一点血味的吻。

  “我刚刚问你在念什么。”

  “……前夕弥撒的祷告词,主教会念的东西。”

  亚巴郎之子,达味之子耶稣基督的族谱。

  Fliqpy看了一眼那人一直没翻开过的圣经,伸手夺走把它扔进烟囱下熊熊的火焰里,黑色的外壳在热度下着了火,燃起亮金的一簇,很快在光辉下变为苍白,化为灰烬,接着内里的一张又一张整齐的白色纸页也重蹈覆辙,都成为火焰残骸的一环。

  亚巴郎生依撒格,依撒格生雅各伯,雅各伯生犹大和他的兄弟们;

  可惜这一过程虽然不短暂,可从头到尾都没人注意它。

  犹大由塔玛尔生培勒兹和则辣黑,培勒兹生赫兹龙,赫兹龙生阿兰,

  “不准看别的,看了就挖掉你的眼睛。”

  “我不信。”

  阿兰生阿米纳达布,阿米纳达布生纳赫雄,纳赫雄生撒耳孟,

  即使如此那两枚灿灿生辉的绿宝石上倒映的只有一对琥珀猫眼。

  撒耳孟由辣哈布生波阿次,波阿次由卢德生敖贝得,敖贝得生叶瑟,

  “何必那么虔诚。”
  沙发弹簧垫被压迫的声音。
  “把你的手拿开。”
  “现在反抗太晚了。”
  “……移开你的腿,不然你就等着它的骨头断掉。”
  “我都听到了,你的声音。”

  叶瑟生达味王。达味由乌黎雅的妻子生撒罗满,

  “……闭嘴。”
  “你亲自把它堵上怎么样。”
  没有话语,弹簧在不安扭动着。
  “我教你。”
  “唔……”

  撒罗满生勒哈贝罕,勒哈贝罕生阿彼雅,阿彼雅生阿撒,

  “……停下来,最后一遍警告你。”

  阿撒生约沙法特,约沙法特生约兰,约兰生乌齐雅,

  “你的语调没有说服力。”

  乌齐雅生约堂,约堂生阿哈次,阿哈次生希则克雅,

  “之前留的东西不见了,这个世界真是净做些没用的事。”

  希则克雅生默纳舍,默纳舍生阿孟,阿孟生约史雅,

  “别这么瞪着我,你现在这个表情真没用。”

  约史雅在巴比伦流徙期间生耶苛尼雅和他的兄弟们。

  “省省,你的嘴唇都要被你给咬下来了,张嘴又不会掉一块肉。”

  流徙巴比伦以后,耶苛尼雅生沙耳提耳,沙耳提耳生则鲁巴贝耳,

  “那我只好让你听话了。”
  “……?!你等……”
  “不等。”

  则鲁巴贝耳生阿彼乌得,阿彼乌得生厄里雅金,厄里雅金生阿左尔。

  “放轻松,你知道不这么做的后果吧?”
  “你给我……tin嗯——”
  “我给你。”
     【铛】

  阿左尔生匝多克,匝多克生阿歆,阿歆生厄里乌得,

  “刚刚都提醒过你了……”
  “I will……kill……”
  “表人格你都不会说话了?我帮你改正,i后面两个字母应该是两个s。”
     【铛】

  厄里乌得生厄肋阿匝尔,厄肋阿匝尔生玛堂,玛堂生雅各伯,

  “嘶……”
  “嗯?”
     【铛】

  雅各伯生若瑟、玛利亚的丈夫,玛利亚生耶稣,他称为基督。

  逐渐加重的呼吸。
     【铛】

  所以从亚巴郎到达味共十四代,从达味到流徙巴比伦 共十四代,从流徙巴比伦到基督共十四代。

  吐息被压成不可察觉的颤抖。
     【铛】

  耶稣基督的诞生是这样的:他的母亲玛利亚许配于若瑟后,在同居前,她因圣神有孕的事已显示出来。

  “你意志力真差。”
     【铛】

  她的丈夫若瑟,因是义人,不愿公开羞辱她,有意暗暗地休退她。

  “你要不要看看窗外?”
  弹簧的压迫减轻了一些,然后又不安扭动起来。
     【铛】

  当他在思虑这事时,看,在梦中上主的天使显现给他说:「达味之子若瑟,不要怕娶你的妻子玛利亚,因为那在她内受生的,是出于圣神。

  “开玩笑,突然那么紧张做什么。”
  有效答复只是一个敌意的眼神。
     【铛】

  她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民族,由他们的罪恶中拯救出来。」

  “哈……嗯……”
  “这下好多了?”
  “你会后悔……”
  “绝不会。”
     【铛】

  这一切事的发生,是为应验上主藉先知所说的话:

  “……停……到这里就……”
  “我说了太晚了,Flippy,别逃啊,反正你也逃不掉。”
     【铛】

  「看,一位贞女,将怀孕生子,人将称他的名字为厄玛奴耳,意思是:天主与我们同在。

  “嘶,你……”
     【铛】

  若瑟从睡梦中醒来,就照上主的天使所嘱咐的办了,娶了他的妻子;

  “我再前进一点,你那所谓的背德和罪恶感会不会一下子,像炸弹一样……”
     【铛】

  若瑟虽然没有认识她,她就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耶稣。

  “BooM。”
  “啊……嗯……”
     【铛】“我爱你。”金色的眼瞳掩藏在钟声里面。

  “这里没有上帝,只有我,圣诞快乐。”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