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缺口 【双军/HTF】

各种零碎的片段拼了起来,依旧没有主线。
Step.3

  “你是说,Flippy先生变得可爱起来了?”Petunia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海蓝色的眼睛因为眼皮连着眨了好几下而忽隐忽现,与虹膜色泽相同的长发间有序地间隔着一缕又一缕的水蓝色。

  这让Petunia的头发看起来像冰晶凝成的透明棱柱一样有层次感,而且透明干净,这是Giggles说的,而Petunia本人却对最后的评价颇为满意。

  Flaky则是觉得这位蓝色为主色调的小姐头上的小花和她特别搭,整齐美丽,但是有些难以接近,当然原因只是她不想接近罢了,和Giggles她几乎是无话不谈的,关系好到都让人觉得眼睛有点疼,而Flaky对此只是小声祝福,然后和如胶似漆的二人分享自己的见闻而已。

  “我和他说谢谢的时候他脸红了,而且还停顿了好一会才说不用谢。”

  “哦,哦!我知道,之前在商店里面我和他笑着打招呼,那反应纯情得像个大男孩!”Giggles想到了什么似的,笑声可爱得如同那些小型哺乳动物的呦鸣,粉色的大蝴蝶结在头上一颤一颤,仿佛是蝴蝶在她的短发上起舞。

  多美啊,Flaky又只是感叹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一副童话的光景,赏心悦目,茶会上最娇艳的花朵和最优雅的花朵。于是她继续说着。

  “而且Flippy先生的眼睛看起来亮了好多,那些绿色像极了他衣服上的布料……”

  ……

  “你是那样反应的?”Flippy听着他的叙述,脑海里浮现出清晰有画面感的景象来,不禁一只手臂捂着腹部,另一只手遮住上翘弧度调皮的嘴,整个人不停地抖着,不想理解这人是在憋笑都难。

  “别笑了,你一开始难道不就是这样吗。”他顿时后悔和Flippy谈论起一路上的经历,在熟悉的地方,除了镇里的心理医生,谁都没和他说过话,更何况是这样处于花季的女孩子。

  “好,好,我不否认,但现在看来这反应真是可爱极了,我的好伙计,你是被漂亮的女孩子俘获了吗。”Flippy抹开了眼角憋出的泪水,嘴角的弧度却一直都平不下去。

  “当然没有,我只是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况。”他承认,这些惹人怜爱的姑娘们的确很迷人,比丛林里的水汽更让人摸不着方向。虽然知道Flippy并无嘲笑之意,但这种形势让他觉得不太舒服,“如果要找一个伴侣,当然还是贤惠会持家的好。”

  “你原来喜欢这种类型?”

  “对,就比如你这样的。”

  “那么多谢喜欢,先生,您也是我中意的类型。”

  “……”他完完全全被噎了回去。

  “想用这种方式回击,还有点欠考虑,亲爱的。”Flippy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眼中这才有几分嘲讽的味道。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