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你想要的吻 【觉军/HTF】

#觉军# #HTF#

  Flippy醒来后觉得口里一片锈腥味,他很肯定自己在睡前刷了牙,也很确定没有因为什么情况爬起来梦游。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疲倦强迫他再次闭上眼进入夜寐,他几乎没度过任何一个安稳的休眠时间,他知道闭上眼会发生什么,但他也无法拒绝。

  进入睡眠也没办法摆脱那个像是鬼魂一样的家伙,就算是鬼魂也一定是恶鬼,即使事实上他两者都不是,他只是一个叫做Fliqpy的亡魂,不愿沉睡在硝烟废墟里的,只是和Flippy一起困在战火中的亡魂。

  Flippy从损毁得只剩下一半的墙壁后方站起来试图确认对方的位置,诡雷引爆在脑内留下余波,突兀响起的耳鸣扰乱了听力,尖锐烦人的噪音始终无法驱逐,眯起眼来压制不适,转身就贴上了不能和空气分为一类的冰凉触感,就在脖子上。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Flippy迅速地后仰了一些避开锋刃,向上挑开对方的匕首,准确地接住了Fliqpy对着腔骨而来的拳头,把它往旁边推移了一个角度后㧽着对方的手腕扯近了身,就像是约好了一样,两把刀同时架在了两个人脑袋下最脆弱的皮肤上,分毫不差。

  Fliqpy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不顾脖颈前面致命的武器,压前身子,目的只是夺走Flippy的一个吻,而后者没有干脆利落地割断qpy的颈动脉,握着刀柄的手跟着对方的动作退后,他本来就没打算真的要了那人的命。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然后,Flippy的嘴唇并没有被锯子一样的利齿粗暴地撕破皮,他唯一感受到的只是柔软而温暖的什么停在上面,接着是同样柔软和湿润的舌头在舔舐着撬开上下齿列,缠住了自己的舌,就像年轻恋人间生涩而甜腻的拥抱。

  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别用这种眼神试探我,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吻吗。”

  无言,只是眼中又多了些别的意味。

  “当然是学来的,我可是练习了好久才忍住不一口咬掉你的舌头嚼下去。”

  眉头多了丝弧度。

  “我还不打算和除了你之外的家伙做这种恶心人的事。”

  在Flippy开口之前,持刀依旧威胁着他生命的人把第一个音节都堵了下去,刻意藏起了尖牙,但下唇却刺痛起来,Flippy没有把对方的血咽下去,猩红的液体在张力支撑不住后破裂开来顺着嘴角淌下。

  “啧。”

  野兽便再一次露出獠牙和利爪,两只猛兽互相啃食撕咬着,无一边不想要把对方拆吃入腹,军刀落地的声音在一片残垣里响彻。

Flippy醒来后觉得口里一片锈腥味,他很肯定自己在睡前刷了牙,也很确定没有因为什么情况爬起来梦游。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嘴唇上的血迹都已经结成了痂,但是舌头掠过还是能品到疼痛和甘甜。

  这是你想要的吻。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