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冬夏交替 【红军/HTF】

#红军##HTF##冷CP自产粮求同好#

Step.1

  Splendont用手指摩挲着被空气的拥抱冻得冰凉的军牌,那上面是一些没办法阅读的特别纹码,凹凸坚硬是属于金属的质感,在本应该空无一物的背面则有用刀刻出的名字,可想而知这是对方为了方便自己辨认来源而加上的。想到这里,Splendont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一股暖意涌了上来,冲刷着因为冷空气而变得麻木的心,他轻声把那个名字念了出来。

  [Flippy……]

  可这个人却没有回来,只有这个军牌从胜利后的战场寄了回来,邮递到达时,里面还有一张别的东西,整齐笔直的线说明这是信纸,质地本来就软脆的纸张皱得不成样子,上面有dont再熟悉不过的字迹,Flippy的字迹好看得很,不同于Sniffles的清秀工整,也与Lumpy的充满个性和“艺术性”的笔迹有些差异,这个老兵的字线条有着美丽自然的弧度,这正如同他的人,温柔稳重;下笔也有力度,让这些字老实地待在线框内而不是飞起来,这也正如他,触及底线和坚持己见,以及做出反抗的时候,他从不吝啬过人的力道,但也会分情况控制。简而言之,Flippy的字和他的人一样令人喜欢,他给人的印象也多是乐于助人的,好相处的,诸如此类,但这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致命的事实。

  Flippy是一名军人,素质很好的军人。

  所以他会因为一些契机回到战场并不让人感到惊讶,这是理所当然,即使到小镇融入了和平,他的能力也能甩掉其他士兵好几条街。

  换句话说,在武器完全损毁之前,哪个“聪明人”会舍得就这样浪费它的剩余价值呢?

  Splendont把那张一直都是压在军牌下面的纸拿了起来,它被熨得平整——至少看上去没那么皱巴巴了,即使如此也无法阻止纸张逐渐变色,没那么容易让时间止住脚步,它一刻都未曾停息地向前或是蹦跳着,或是蹒跚着。

  [请帮我交给Splendont先生。]这写在最显眼的地方。

  [我的英雄先生,我希望你一切安好,我知道你一直都不会让人操心,但如果天气冷了,不要忘记加衣服,即使你会觉得没必要,但这不会对你有坏处。我想早些回去给你一个拥抱,但这大概是一个脏兮兮的,有些冷的拥抱,若是你不嫌弃,我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但很可惜有些事还没结束,等待的时间还需要加长一点,拥抱也要再延期了。]

  它应该是在那个绿发军人知道最终结果之前被写下的吧,在背面附着自己的详细地址,但新上任的信差在看到地址之前就把它包好送了过来,毕竟Splendont也是小镇上众所皆知的英雄,这也有大部分要归功于Flippy,这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家伙。

  这是多少次再把它放下Splendont已经记不太清,只不过一年来随着纸页的颜色变化,Splendont的手指也把那些字磨得稍显模糊了。

  [延期太长了,ppy,等你回来我一定会向你索要拥抱之外的补偿。]

  Splendont已经想好如何让约会迟到的恋人得到教训,只差等对方一边姗姗来迟一边道歉了。

  只差对方的一句道歉,这次的放鸽子就原谅他。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