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缺口 【双军/HTF】

#双军##OOC有##HTF#

Step.1

  入冬之后,随便呼出一口气都会被液化成白色的雾汽,带着军帽的绿发男人往越野车的皮座靠下,摩擦出的异样声响和弹簧的呜呼一并传到他耳朵里。

  并不讨厌这种声音。

  就这么呆坐着似乎少了些什么,他在衣服的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可惜他习惯的那种烟在这里没有卖的,所以他就随手挑了一种,看外表和其他的烟没什么大区别。抽出一根咬在口里,按下了塑料制的键打开阀门,但是只闪过了一点火星,他愣了一会又来回按了好几下,矮小弱不经风的火苗才慢慢悠悠地在出气口上扭动起来。

[为什么Zippo不能跟着带进来,啧。]

  抱怨归抱怨,烟头燃着的丁点红光变得亮了些,但很快又恢复了原状,他将那些灰白的烟雾送进肺里,再恋恋不舍地呼出去,它们以一种毫无抵抗的姿态弥散开来,但仅限于车内,因为夜晚的凉风太令人讨厌,他早就把车窗关得严严实实,正留恋着尼古丁带来的清醒,稀薄的月光就被什么遮住了,没办法透过那层钢化玻璃进来,随后车门就被拉开,气流交替缠卷让夜风更猖狂地呼啸进来,他醍醐灌顶般看过去,正巧和与自己相差无几的人对视。

  暗绿色的一双眼,和几乎是被浓墨均匀抹了几道的另一双几乎要看不出绿色的眼,互相望着。

  他还愣着神,迷失在对方似乎是看不到底的瞳仁里,Flippy就掐灭了他的烟,捻出来扔在地上碾了好几下才放过它。

[我才抽一口……]

[你还想抽几口,关着窗子在车里抽烟,嫌活的太长?]平缓,并不突兀的语调。

  他顿时语塞,咂咂嘴从车里钻了出来,又惹得皮垫一阵咿呀。

  这是他和Flippy都不明白的,两个一样的,不,应该是真的同一个人,为什么会同时存在于这里。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