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十叶

狂热金厨,杂食,主食右金,同时武藤游戏(主厨暗表)/Flippy狂热厨,圈杂列不完。(...)
原文手,近期画各种小破画,画风奇怪,欢迎私信扩列唠嗑互动。

宠物狗. /嘉喵&金犬. 短打撒糖向.

这就是我嘉的文啦!特可爱。

时暖:





在这条街上混的任何动物, 没有一个不知道那只叫嘉德罗斯的金毛猫.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街上, 尽管身型和年龄都写明了还是只未成年的小猫, 打起架来却极凶, 单挑估计能一打十, 三天之内打得街上试图欺负过他的大猫看见一缕金毛都闻风丧胆. 他身后的两个跟班雷德和蒙特祖玛动起手来也是毫不含糊, 三只猫宛如凶神恶煞一般, 十米之内无猫敢近. 据说就连街上最凶的狗, 见了嘉德罗斯也要退让三分.

当然, 被大家公认的是, 嘉德罗斯其实也颇有强者风度. 对于实力不及他的猫狗, 他也不会去恃强凌弱. 除了每天四处找那只神出鬼没的叫格瑞的黑猫打架, 无聊的时候人家就趴在街角空房的屋顶上晒太阳, 他的两个跟班左右两边守在屋下. 其实守不守都是一样的, 但凡有脑子的动物, 见了屋顶上的那抹金色就要绕道走.

————没脑子的除外.


不知道哪一天, 嘉德罗斯常呆的那间空屋搬进来了一户人家. 街上的猫都兴致勃勃地跑去围观, 嘉德罗斯对此嗤之以鼻. 对他来说, 屋子里住不住人无所谓, 只要不拆屋顶就可以.

因此, 到了中午太阳最好的时候, 嘉德罗斯一如既往地趴在那个屋顶上, 眯起眼睛舒舒服服地打算睡个———

“喂!! 上边的那个!! 你是谁啊!”

什么东西. 

嘉德罗斯动都懒得动, 雷德和祖玛已经冲上前去, 一左一右挡在了来者面前.

“干什么的!”

“喂, 喂喂, 你们怎么这么凶啊… 他在我家屋顶上睡觉, 连问一句都不行啦?”

…我家?

嘉德罗斯终于睁开了眼睛, 稍微提起兴致地向下打量. 被雷德和祖玛拦在几尺之外的是一条尚未成年的金毛寻回犬, 看起来气势汹汹的, 吵嚷的声音很大, 一副忠心耿耿保护主人房顶的架势. 之前没在街上见过这个傻家伙, 估计是新搬过来还不懂规矩的小狗. 树丛里已经聚集了几只看热闹的猫, 估计都是来看嘉德罗斯教训愣头青的.

真是麻烦, 吵死了. 嘉德罗斯心想. 看这家伙的样子, 十有八九是那种被人类保护得很好, 尝尽各种宠爱的家养犬, 说不定鼻子上挨了一爪子就会呜呜叫着狼狈逃窜. 放在往常, 这种货色让雷德和祖玛随便谁出手就可以解决.

但是, 今天他就破例一次吧——反正也很闲.

“可以了, 祖玛.” 嘉德罗斯慢悠悠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轻松从屋顶上跳到院子里的地面上站定. 他听到树丛里传来一阵细微的骚动, 有紧张也有兴奋.

“…嘉德罗斯大人, 这种角色让您亲自…” 被叫到名字的祖玛惊了一下, 立即毕恭毕敬地退到一边,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对自己失职的愧疚.

“啊, 反正最近也很闲.” 嘉德罗斯抬起目光打量眼前的对手——果然是弱得要死的家伙. 皮毛顺得发亮, 爪子看起来前不久才被人剪过. 哼, 柔弱的家养犬. “喂, 听着, 宠物狗. 这个屋顶是我睡午觉的地方, 别在底下吵吵嚷嚷的.”

“什么, 什么嘛! 这是我家的房顶, 凭什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对面的金毛犬明显被嘉德罗斯的气势吓愣了一瞬, 但是立即又拾起勇气向他回击——虽然有点底气不足就是了. 围观的群猫之中传来一阵小声的骚动, 多半是觉得这只小金毛活不长了.

“你无权命令我.” 嘉德罗斯没有费力气给他解释, 带着点挑衅的意味抬起爪子舔了舔, 鎏金的猫眼在正午的阳光下缩成一条细缝, 带着凌厉的气势看向对方. “现在滚回你的狗窝里去, 渣渣.”

“……你这个自大狂!!” 小金毛明显地被激怒了, 伸直四肢示威一样露出尖牙呜呜低吼, 耳朵抖了抖朝向嘉德罗斯的方向, 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吓倒眼前比他身型小上一圈的对手.

“无礼! 你胆敢对嘉德罗斯大人…” 在一旁恭敬侍立的祖玛忍无可忍, 不禁出声呵斥.

“祖玛, 退下.” 嘉德罗斯毫不介意对手的挑衅, 抬爪向前迈出一步, 带着高高在上的态度睥睨面前不谙事的小金毛犬. 曾和嘉德罗斯打过架的猫狗此时都瑟瑟发抖, 因为他们看见了隐约探出的爪尖, 那是嘉德罗斯准备发起突然袭击的标志.

“今天我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实力的差距吧. 宠物狗.”

一道金光闪过. 在小金毛因为嘉德罗斯的那句话分心的瞬间, 惯于发起突袭的猫中王者猛地冲向前方, 利爪自掌心弹出以撕裂空气的力道向前挥去. 这一爪并非全力以赴, 因为嘉德罗斯根本不将对手放在眼里, 仅是出于恫吓的意味而显得攻势凌厉. 他弹跳时的爆发力很强, 爪尖转瞬间如闪电般到了眼前. 小金毛惊得一抖, 也顾不得什么气场姿态, 狼狈地就地一滚, 堪堪躲过嘉德罗斯的攻击.

真快. 四周再次掀起一阵骚动. 这个新来的傻小子竟然躲开了嘉德罗斯的突袭?

“速度足够了.” 意识到扑空的嘉德罗斯倒也没有恼羞成怒, 这种意外恰恰助长了他的兴致. 落地之前利爪就已收回, 嘉德罗斯转身带着强者特有的风范看向从地上爬起的金毛犬, 丝毫不加收敛地露出一个张扬的笑来. “那就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吧!”

金毛飞扬.

很显然, 无论是种族的优势还是速度的天赋加成都无法长时间压制嘉德罗斯. 经验不足, 实力也有限的小金毛挨了好几爪狼狈败退, 直到露出破绽被嘉德罗斯猛地扑翻在地上, 尖锐的爪尖对准了他的眼球为止.

倔强的小金毛犬呜呜咽咽, 尽管身上有好几处正在渗血的抓痕, 毛发凌乱, 眼神却还是不服输地紧瞪着嘉德罗斯.

“认清自己是个渣渣的事实了吗? 宠物狗.”

“我不叫宠物狗, 我叫金! 自大狂!”

不远处只被允许观战的雷德和祖玛暗暗倒吸了一口气, 从未有人敢对嘉德罗斯如此无礼.

“哦?” 嘉德罗斯毫不在意地应了一声, 利爪猛地向下划去. “我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 ”



天色已经全黑了. 金趴在狗屋里, 委委屈屈地舔着身上的伤口. 有好几处的毛都被嘉德罗斯抓掉, 露出渗血的皮肤. 尽管现在伤口已经结痂, 但毛是不会很快长齐的. 他还得想尽办法瞒着主人, 不然他很可能会被骂.

不过......那时候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金舔了舔鼻梁上的抓痕, 回忆起自己当时如何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准备好迎接剧痛和失明的恐惧. 然而想象中的痛苦却没有来临, 取而代之的是鼻梁上挨了不轻不重的一爪,  他觉得其实还没有前腿上的的伤口来得疼.

为什么嘉德罗斯没有弄瞎他的眼睛呢? 难道…其实这家伙不是个混蛋?

不不不, 不可能的! 那家伙可是害得他受了伤, 还要担惊受怕好几天的罪魁祸首——

“那个超级自大狂——!!!!!”

金发泄一般朝着没人的夜空大吼大叫, 附近听到的猫狗无不咂舌, 以为这个新来的家伙被嘉德罗斯打傻了. 毕竟, 他话里的主角此时此刻就坐在......他们家的房顶上.

“…….”

“呃...老大, 别生气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是个傻的, 是吧, 祖玛?” 雷德眼看嘉德罗斯情绪不对, 小心翼翼地带着讨好的笑看看老大, 又看看祖玛. “要不, 明天我和祖玛去再把他揍一顿?”

“不用了.” 嘉德罗斯猛地站起身, “我们走.”

“老大, 你尾巴上的毛...” 雷德瞥了一眼嘉德罗斯根根倒竖起来显得蓬蓬松松的尾巴毛, 欲言又止.

“多嘴!”

话音未落, 雷德已经挨了嘉德罗斯一掌, 惨嚎一声自知理亏的躲到祖玛身后. 嘉德罗斯哼一声也不去追究, 理平尾巴上炸起来的毛转身跃下屋顶.

当时就应该把他抓瞎. 嘉德罗斯不满地想. 明明是只弱得要死的宠物狗——


夜更深了.

评论(5)

热度(92)